当前位置:云顶娱乐平台

市场驱动亚洲一体化

2019-06-11 网站地图 :214รอง

全球金融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催化了亚洲内部的进一步合作,目前亚洲一体化的进展如何、面临着哪些障碍?未来亚洲经济一体化的“火车头”力量在哪?《第一财经日报》就上述问题专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新兴经济体研究室主任沈铭辉。

第一财经日报:近日亚洲开发银行的一份报告称,过去10年间,亚洲的自由贸易协定数量增至了原来的3倍多,现在亚洲一体化的实际进展怎样?可否和欧洲一体化作个对比?

沈铭辉:亚洲经济一体化、欧洲经济一体化是不同的。欧洲经济一体化是制度驱动型的,从上世纪50年代的煤钢联营开始一直到后来的欧共体和欧盟,他们是从互相构架的制度和合作框架的基础之上来加强经济合作。

亚洲不一样,刚开始它是没有这样的经济框架的,而是市场自发性的行为――为了吸引外资。可以看到东南亚国家的资本是十分缺乏的,在GDP结构中,他们的消费是够的,唯独缺乏资本。那么怎么办呢?由于本土资本缺乏,他们只好求助于外资。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自己努力改善投资环境才能够吸引外资过来。如何改变投资环境?一方面是自我降税,以便更好地进口和出口。其中进口是为了吸引半成品,更重要的就是要改善出口。

其实改善投资环境体现在很多方面,这里主要集中于降税这个方面――降低中间产品或者原材料的进口关税。降税意味着将它变成出口加工地,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过程中东亚和东南亚之间的内部贸易逐渐上升了。但是这个过程中还是没有合作,直至21世纪初,中国和东盟间才签订了第一份“中国-东盟自贸区协定”。首先是货物贸易,然后是投资和服务。

以此为契机才出现了后面的包括东盟-韩国、东盟-日本、东盟-印度等等。在这个过程中,欧洲和亚洲的一体化方向是相反的:一个是制度推动,一个是市场推动。市场推动更多地体现为政府行为或者企业要求。同时我们还应该看到一些现象,虽然我们的内部贸易额逐步提高到了现在的52%、53%,但仍需清醒地认识到在这52%中,有60%到70%的份额是半成品贸易,这说明整个东亚的一体化是建立在生产性的合作上。我们的出口大部分是半成品,最后的成品都流到了美国、欧洲。

所以这种合作是一种自发性的推动,就是所谓的“市场推动”。而欧洲是制度推动的合作,它70%的内部贸易中有很大比例是最终消费品,是一种消费式的合作。所以亚洲的合作只是一种初期的合作。第二它是自发性的合作,缺乏制度推动。即使现在已经有了很多个“10+1”,但它仍然处于缺乏阶段。第三它是生产性的合作,大部分的内部贸易属于原材料和半成品,缺乏内部消费,仍然依赖于外部市场。如果爆发危机、外部需求减少的话,那么就会通过贸易渠道影响亚洲出口,进而影响亚洲经济的发展,正如2008年的经济危机。

日报:目前在亚太区域内的主要几项自由贸易安排――TPP、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FTA)和RCEP,你怎么看它们的前景?

沈铭辉:这几项前景都不好说,还不能定论,它们都还在进行中。中日韩三国经济非常重要,也构成了RCEP最主要的经济核心,如果能够成型,对RCEP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责任编辑:卫斯理)
文章人气: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