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云顶娱乐平台

墨西哥外长:世贸总干事应轮到新兴国家

2019-06-11 网站地图 :119รอง

在各个新兴经济体或以“金砖五国”,或以“迷雾四国”之名于世界经济萧条大背景中崛起的当下,墨西哥外长何塞・安东尼奥・梅亚德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要小心使用这种时髦的首字母缩写法,因为这并不代表这些国家之间真的有贸易或政治协议的关联。

第一财经日报: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下对未来几年中国与拉美,尤其是中国与墨西哥的双边经贸往来发展态势的看法?

何塞・安东尼奥・梅亚德:墨西哥是中国在拉美这一经济强劲且增长潜力巨大的地区最重要的市场。去年我国从中国的进口额约为570 亿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以资本或用于制造再供出口的终端产品的中间产品的形式进入的。墨西哥是在本地区开展业务以及向拉美和北美国家拓展的理想伙伴。墨西哥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优势,并拥有独一无二的自由贸易协定网络,这使得我们能在去年实现分别为2878 亿美元和287 亿美元的对美国市场和对拉美市场出口。这其中的许多出口额是以自由贸易协定框架下的优惠条件实现的。

由于墨西哥在国际贸易中的有利地位,包括其能够以更优势的条件进入自由贸易伙伴国的市场,其自身独有的区位战略优势,稳定的宏观经济基础以及不断增长的国内市场,墨西哥对于有意在美洲大陆开展或拓展业务的中国企业而言,实在是一个理想的战略性投资选择。

与此情形类似的,中国也已成为墨西哥的第三大出口市场。而预见到中国将在未来数十年间继续保持这样的发展势头,加强在中国市场,这一尚未被大多数墨西哥商人所了解的市场的地位是完全符合我们的利益的。当然,我们期待在未来的双边经贸和投资关系中。

更好地发挥协同效应,以在中长期内使之达到更为平衡的状态。

日报:有人说2008 年的金融危机提升了新兴经济体的影响力,但我们尚不能清晰地预见未来将会发生什么。您对新兴力量在新的全球体系中的角色和地位有何看法?

何塞・安东尼奥・梅亚德:墨西哥与中国在去年墨西哥担任20 国集团主席国期间开展了对话战略。我们同样保持与集团内包括中国的其他成员国的定期磋商,以加强各成员间的政策协调,最终助力全球经济的复苏。

日报:在迷雾四国(包括墨西哥、印尼、韩国、土耳其)这一继金砖国家之后代表新兴国家力量群体中,墨西哥的国内生产总值是最高的。但现在新兴经济体中的若干国家也在遭遇发展速度减缓的问题。如何判断这一趋势?

何塞・安东尼奥・梅亚德:我们应该小心使用这种时髦的首字母缩写法。无论是金砖四国、迷雾四国,还是灵猫六国或金钻十一国,它们虽然受到私营金融机构和媒体的青睐,但并不代表这些国家之间真的有贸易或政治协议的关联。如果说这些来自四个不同的大洲、有着不同现状的国家真的有什么共通之处,那就是它们都是富有活力,并具有长远发展的巨大潜力的经济体。尽管国际环境艰难,但我们都乐于见到这样的国家数量在不断增加。毫无疑问,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背后的一个主要因素是,全球所有的主要经济体都发生了严重的收支失衡。美国已经开始减少其经常账户赤字,而中国也在着手调整其盈余,但他们仍有很长的道路要走。因此,我们可以有一个合理的推断,由于此次的经济调整过程,在未来的数年内世界经济将呈现温和增长的态势。

国际贸易和外国直接投资可以在提升全球市场的现状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例如,消除贸易壁垒可以有效地使中国和其他金砖国家转型为大容量的进口市场。正如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被企业界视为大力推动出口的发令枪一样,大幅降低进口壁垒也将被企业界解读为应对不断高涨的国内消费需求和不断增长的市场容量的重要信号。

一些新兴国家尚未完全向国际贸易张开怀抱。而墨西哥也许是世界上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外贸和投资的不断扩大正是这个国家经济增长战略的关键要素。国际社会,尤其是海外投资者,开始关注到佩纳・涅托总统自去年12 月执政以来即开始推进的改革,而这一改革将会对生产力和增值率施加持续积极的影响。我们不但将会施行新的劳动法和广泛的教育改革,国会也已在3 月讨论了电信业改革的议题。我们还预期今年内将进行影响深远的财政体系改革和同样重要的能源业改革。

日报:说到世贸组织,您认为新的总干事会来自新兴国家吗?我注意到墨西哥的候选人埃米尼奥・布兰科先生刚刚访问了中国,并且许诺如果当选将会任命一位来自中国的副总干事,就如拉加德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任命朱民为副总裁一样。您对新兴国家在构建新的国际金融架构中将会扮演的角色有什么建议?

何塞・安东尼奥・梅亚德:根据各个多边组织的国际惯例,国际组织的领导席位普遍遵循依地理位置轮换的原则,这一原则是为了确保组织能够代表所有成员的利益。世界贸易组织也不应有所例外。从这个意义上说,此次世贸组织的总干事应当来自新兴国家,尤其是来自拉丁美洲。

我相信,如果布兰科博士当选,他会考虑到地区代表性以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平衡的因素,寻找最优秀的人才来组建他的团队。我也知道,布兰科博士期待使副总干事们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与日内瓦的常设机构有更密切的联系,并更多地介入到谈判事务中。

新兴国家在塑造一个全新的国际金融体系方面还大有可为。一些国家,比如墨西哥,在国际金融危机的时局中依然成功地保持了经济稳定。而正是布兰科博士等人主导构想的在上世纪90 年代进行的经济转型和贸易自由化进程为现今我们的经济增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墨西哥始终保持着它的贸易政策的延续性,即不断巩固其在地区内的联系,并善加利用其拥有的自由贸易协定网络(墨西哥与共计44 个国家签订有自由贸易协定)。我们一贯抵制保护主义的压力,而我也的确认为我们已经取得了积极的成果。其他新兴国家也可以考虑这一点。

日报:墨西哥加入了由美国主推的旨在扩大其在亚洲话语权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而这被一些观察家视为不但将有损于另一个地区组织即亚太经合组织的发展,也将打压中国的贸易利益。墨西哥同时作为这两个地区组织的成员国,您对这两个组织的理解是怎样的?

何塞・安东尼奥・梅亚德:墨西哥支持经济和贸易自由化,这也是在过去的二十年间我们成为一个向全世界开放的经济体的原因。

墨西哥在亚太经合组织以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中的目标,都是在促进贸易和投资领域开放以及催生贸易和发展合作政策方面有所贡献。我们坚信,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追求的目标与亚太经合组织的目标是高度兼容的,我们也相信它的存在并非是为了削弱或阻隔任何一个国家。无论是何种情况下,中国都可能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中获益,而如果它是这一协议的合作伙伴的话,它可能获益更多。

日报:您认为在未来的四年间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将会在亚太地区占据主导地位吗?墨西哥又将如何平衡墨美关系和墨中关系?

何塞・安东尼奥・梅亚德:有预测显示,亚太地区将继续作为全球最具活力的地区,取得比其他地区更高的经济增长。这就是我们致力于通过更紧密的双边交往和参与亚太经合组织来加强与亚太地区国家联系的原因。我不认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将会取代我们现有的经济结构,它恰恰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责任编辑:卫斯理)
文章人气:97